主页 > 网上调查 >“若讨厌母亲坠楼不会喊妈咪”‧继父:没虐打子慧 >

“若讨厌母亲坠楼不会喊妈咪”‧继父:没虐打子慧

“若讨厌母亲坠楼不会喊妈咪”‧继父:没虐打子慧(吉隆坡2日讯)洪子慧的继父陈沛週二驳斥死者堂哥的指控,坚称他们对子慧疼爱有加,没有虐打她,包括曾扯子慧的头髮及脚踩其腹部,并指若子慧讨厌自己的母亲,也不会在坠楼那一刻3次呼喊“妈咪”。子慧的39岁继父陈沛于下午在蕉赖火化场召开记者会时说,子慧的外婆、阿姨及姨丈每天都会在家,如果妻子曾扯子慧的头髮及脚踩其腹部,他们一定会看到,也会阻止。“我却从不曾听他们说过这一回事。”他说,他虽然是子慧的继父,但他与妻子一样,非常疼爱子慧,对6名孩子一视同仁,从不偏袒。鲜少打孩子“子慧与弟弟的零用钱是一样的,有时甚至比弟弟还多。”此外,他也说,如果子慧讨厌自己的母亲,不会在坠楼前一刻喊叫母亲。他说,家里的藤条是用来“恐吓”孩子,但他与妻子鲜少打孩子。“子慧是年轻人,不时会顶撞父母,但是我们很少打她的。”他还说,他教育孩子的方式是希望他们用功念书,应该把时间及精神多花在课业或学校的课外活动,例如到佛堂或参加生活营,而不是看电视或外出闲逛。不喜欢男家教育方针陈沛形容子慧是聪明的孩子,考试成绩优越,两夫妻为了女儿有更好的未来,在她中三后,决定为她转校,让她有更好的学习环境。“子慧的中文造诣高,我们认为让她学习中文,会更加合适,可以让她有更美好的将来。”他反问,如果夫妻俩不爱子慧,根本不会重视她的学业。此外,陈沛也坦言,他与妻子教育孩子的方式与子慧亲生父亲家人的做法有一点不同,“我不太喜欢子慧的堂哥带她到迪斯哥,因为这样会影响她的学业。”他说,他也不喜欢子慧男方的亲人两年前买手机给女儿,令她时刻都以手机上网、简讯或致电给朋友。“他们的做法与我俩的教育方针背道而驰。”同时,他也透露,他是透过妻子才获悉女儿在6月的学校假期时,从吉隆坡南下新山找堂哥。“当时我虽然不满意,但回想女儿已经18岁,需要自由,而且对方也不会伤害她,才答应让她去新山。”指男家诬衊将追究陈沛披露,男方家人在报章上的指责是在诬衊他和妻子,并会针对男方的谈话追究到底。“死者是跟我和妻子住在一起,他们男家甚幺都不懂,对于他们的诬衊,我受不了。”他也说,对方的指责简直一派胡言,而且这样说他和妻子,是根本没有证据,所以他不会罢休。母:女儿在我面前断气黄桂香说,在她怀着死者7个月时,医生诊断她患上盲肠炎,不能注射麻醉药生产,而她也唯有忍痛让医生在肚皮挨一刀将她生出来。“如果我不爱她,为何我还要挨痛生她出来?”她说,女儿坠下楼时,她听见女儿叫“妈妈”,然后再听到“碰”一声巨响。“当时的我即刻沖下楼查看,目睹女儿在我面前断气,我的心简直就是碎了。”询及子慧与生父的关係时,她说,子慧的父亲经常会打电话给子女聊天,而子慧偶尔也会跟父亲聊天。母曾遭子慧掴一巴掌黄桂香坦言,子慧属于叛逆期阶段,经常出言顶撞她,还大声跟外婆说话,令她非常生气而出手掌掴女儿一巴掌,没料到女儿竟然回敬她一巴掌。指“有心人”挑拨母女关係她说,子慧上幼儿园后,就没打过她,直到她出言顶撞外婆,还叫外婆“安静”,令她非常生气,认为女儿不礼貌,不尊重长辈,所以一怒之下掌掴女儿一巴掌。她还说,她曾经针对女儿叛逆的事情告诉班主任,对方也劝她要有耐心,给一些时间彼此好好相处及沟通。她指出,子慧很爱玩,而且有很多朋友,她一直警惕子慧要谨慎交友,每次出门都会问她几点回家,去哪里。“这些都是每个母亲自然会关心的事,但子慧却认为我在约束她,不相信她。”黄桂香说,她与女儿的关係并没有去到恶劣的地步,是一些“有心人”在挑拨离间,令她们的关係出现裂痕。‧2013.07.03